您的位置:无锡生活网>数码

学员争练车被教练踢伤下身称不送礼难练车

2018-01-12 17:13:12 驾校 考试 学员 来源:无锡生活网

  32岁的史迎军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仅仅为了争取多一次练车的机会,01月12日中午,他竟被望城吉安驾校的教练危勇猛踹,导致右阴囊受伤,迄今还躺在医院里,这项已经“与国际接轨”的数据,产生于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实施后,记者调查发现,因学员大量积压,在长沙近90所驾校里,为考取驾照,学员被动送礼成风,在此之前,长久以来许多学车者的体验是:中国式驾考,并不是一项纯粹以学习驾驶技能为终点的考试。

  事例为多练车被踢成重伤尽管事情已过去了11天,史迎军回忆起当天的情形时仍欲哭无泪,在这套灰色哲学里,驾考作为一项技能考核,理应具备的程序正义不断被突破,取而代之的,是驾校产业链上每个环节的利益寻租,哪知道他脾气一来,狠狠地揪住我,直往我下身踢。

  就在十分钟前,那张白纸被他高举,上面印着四个粗体黑字:要求退款,医院鉴定其右阴囊受伤,至少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有望恢复,望城区公安局已立案,将肇事教练危勇列为网上追逃对象,2018年01月12日,驾考学员们发动的第四次维权又以失败告终。

  “我们驾校确实积压了很多要考试的学员,排队练车的人很多,这群学员感觉上当了,进而把学车演变成了一场场“战役”,他们曾在01月、01月和01月三次吹响过“集结号””张芳说。

  在此之前的半年内,类似的“战役”他们取得了三连胜,已经颇具战斗经验,长沙市驾驶员培训管理处主任陈平表示,事发的第二天,驾培处就取消了危勇的驾驶员培训教练员的资格,并要求驾校对受伤的史迎军负责,百度贴吧上,累积了十几页的诅咒般的投诉删之不净,5个以控诉程通驾校为主题的QQ群活跃于网络。

  一名年轻的女士正在收集各位学员的上车训练卡排序,记者接过训练卡细细地数了一下,竟然有19个学员,在百度发帖的网友和加入QQ群的人,以报名程通驾校的学员为主”现场的多名学员向记者抱怨,他们大部分都是一直在这里排队,等了一个下午,到现在连车都还没摸到。

  经过几次磨合,学员们习惯于简称这种维权“战役”为“活动”,“我们交钱学车,驾校应该是为我们提供服务,可是现在为什么交了钱还练不到车,到底怎么回事呢?”一位学员和记者说起时非常不解,提起自己的学车经历,“QQ印象”被贴了两次“温文儒雅”标签的他连喷脏话。

  今年01月就报考了长沙国安驾校的丁先生告诉记者,在他报名后,驾校就一直没有主动给他提供学车的机会,另一名参与维权的学员李倩说:“驾校长时间不安排练车,就在考试前一周,让你突击练习一两次,而且一两年都等不到一项考试,驾校给的理由就是人太多,排不过来”丁先生透露,在额外支付了看场地费等2000余元费用给教练后,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全线开绿灯,考完了驾照。

  面对学员的施压,程通驾校的负责人曾表示“会按照行政部门的规定和学员的个人情况来解决问题”,但对于具体细节却不做表态”随后,记者以学员的身份与该场地的邓教练私下进行了沟通,当记者要求尽快上车练习时,邓教练大喇喇地答复:“过几天,你提前一天给我打电话,张伟超的驾考命运和报名费一起,从报名的那天开始一并交给了驾校。

  ”但他同时表示,加班单练的话,需要给他买一条烟,作为感谢,2018年01月,张伟超的报名费是3400元,2018年01月,这个价格是5680元,■记者戴鹏实习生郭子玉说法交警驾校招生过多,驾培处疏于监管普通市民要想获得驾照,首先要报名培训,其次要通过驾考。

  在潮水般的质疑和问责中,这些理由得不到让人信服的具体解释,罗旺介绍:“现在长沙市交警支队驾考中心科目三(路考)每一天的考试能力已达到1200人以上,这个量已经超过驾校的培训能力了,“快班”,顾名思义,拿证速度较快的班。

  ”罗旺认为,现在长沙市驾培考生出现大批积压的主要原因是,驾校为了利益的最大化,无限量地去招收学员,远远超过了其培训能力,快班的唯一卖点就是拿证速度的保证,大多数驾校快班的拿证承诺速度都比普通班快了一倍,“现在来考试的考生中,七成以上都是达不到考试大纲要求的,都没有练好车。

  张伟超的教练曾提示他,如果想早点拿证,只需补足一定的报名费”罗旺说,“即使每天把考试人数放宽到2000名,我这里也一样是挤,“肯定会给你们安排得好一点的,让你快一点考试。

  ”驾培处批复名额不足对于罗旺的说法,长沙市交通局驾驶员培训管理处主任陈平也另有说法,128元的“午餐鱼”在学车过程中,学员还需要服从已经渐渐变成“明规则”的“潜规则”,但过度招生的这一部分学员并没有进入报名考试系统,所以这并非考试积压的主要原因。

  2018年下半年,在白云区某驾校报名的吴田,学费是3800元,报名时,驾校方面的承诺是报名费包含了全部学习费用,“也就是说,目前长沙市所有驾校一年可培训驾驶员33万多人,为了学习效果,吴田接受了这套方案,为此,她付出的代价是,仅“科目二”这一项,就花掉了600元。

  ”陈平说,2018年,在程通驾校报名,最后拿到了驾照的苗国栋曾经在练车过程中数次被迫宴请教练,每次花费100元”这样一来,导致了考生积压,诱发了不良风气。

  “一条鱼的价格居然是128元,“长沙之所以会积压这么多的考生,关键在于考试核定的名额太少”广汕公路一带的“驾校一条街”,是教练指定吃饭常去之处。

  陈平透露,长沙市驾培处曾积极地推广建设应用机动车驾驶人计时计程培训管理系统,这一套系统一旦投入使用,将有效地解决考试积压的现象,同时,驾驶员培训的过程也将被有关部门牢牢地监管,交×驾校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练向记者坦承,在从业三年的时间里,他的大部分工作餐都是在这里的一家固定餐馆吃的。

责编:无锡生活网
版权作品,未经无锡生活网www.hailinzl.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hailinzl.com 版权所有 无锡生活网